川村真矢番号步兵

川村真矢番号步兵

 一剂而肠鸣止,连服四剂不再发。得金银花同入,以消除其败浊之毒,则肺金何至再燥乎?

兼补阴者,助其阴气之旺,则阴旺而邪不敢重回于至阴之内。 疟发之时,必有寒热之兆,寒热之往来,适在少阳所主之位。

夫胆属少阳,胆气既怯,则邪入少阳,胆不胜任,故畏寒而作颤。夫各经之痰,皆外水入而化痰,惟肾中之痰乃内水所成,故心肝脾肺之痰,可以用攻,而独治肾中之痰,必须用纯补之药,不可少间攻痰之味。

人有饮食失节,伤其胃气,遂至小便不通,人以为肺气之虚也,谁知是胃气下陷于下焦,不能升举之故乎。秽宜鬼魅之所恶,然而水则投病者之喜,病者欲自饮,祟不得而禁之也。

 然而肺因火热发渴,日饮外水,则水停心下者有之。用肉桂者,不特助心包之火,且能引茯苓、白术入于膀胱,以分消其水湿之气,薏仁、山药又能燥脾,以泄其下流之水,水泻而痰涎无党,不化痰而化精矣,岂尚有痰饮之不愈哉。

 肾伤则肾水不能滋肝,而肝无水养,仍克脾胃之土,故忧思二者相合,则脾肾两伤,而外邪尤易深入,欺先后二天之皆虚也。 此等之病亦从脾胃虚寒而起,乃久泻亡阴,脾传入肾。

Leave a Reply